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将死的友谊-中日友谊的老龄化与决裂化-转

冰客 2014-9-15 21:46:1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田中角荣访华时除了为网络人士津津乐道的酒宴风波,其言论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暗线,既“日本文化的根脉在中国,其源头是敦煌”。这段谈话,本文将以此为展开,讲述中日友谊之花的盛开,枯萎与即将迎来的死亡
促成田中做此描述的是以日后中日友好协会会长,日本画界三座大山之一的平山郁夫为代表的日本文化界,和田中角荣类似,属于出生于战前,青年经历战争的一代人,平山郁夫核爆幸存者的身份,其言行更是这一代日本文化界与舆论的典例,这种情感做具体描述,即日本承袭中国的艺术与文化的回归

网络上片面总结的中国亲日派很多来自于这个时代,与日本情况相似,在殖民化与激进政治运动逐渐褪色的时代,中国人也在尝试着对传统文化的修复和再造,这便是如今中日友谊的最核心基调:文化上的互相认同与学习,对中国而言,日本对中国文化艺术一丝不苟的继承与发扬是其复兴自身传统文化的基石,而对日本而言对中国的推崇则有利于自身文化回归本位,随着交流访问与学术研讨,中日友谊在这个时期达到了高峰,双方人士也是随着年龄增长与地位提升成为了中日友谊中最核心,最不可或缺的基础,这种基础,也即文化号召力的分量如此厚重,以致于在横跨是世纪的岁月直到如今依然发挥着它的影响
但所谓一代人行一代人之事,我们可以说年龄问题在中日关系上所起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平山郁夫在辞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后于2009年去世,换句话说,随着中日这一代人的陆续离世,中日间曾经显现的那一缕曙光正在迅速褪色

在这个时代,文化号召力在娱乐与信息爆炸的夹击下江河日下,反智反精英的观点充斥在中日互联网络中,极端言论与激进观点隐藏的更好,其危害也越深远,石原慎太郎就是这个时代中日关系中的典型,战后成长起的石原这一代日本人,对战争的残酷性远没有上代来的深刻,反而在亚洲民族主义觉醒的时候过多的美化了自身,随着老一代渐渐离去,石原这代人开始掌权时,恰好又迎来了利用信息与媒体操纵民意与舆论的时代,简单的说,赋予石原这代日本人的任务,本身就是将中日友谊击的粉碎

那么相对的中国如何呢,在面对与日本同样的问题时,中国自身也是无解的,经济的增长伴随的却是文化的极度落后甚至退化,娱乐至上成为了大众的基本要求,而此时作为掌权一代的领导者们又大多是经历文革技能不足而专善权术之流,放任甚至纵容娱乐化与反智是其乐于去做的事情,相应的,也就引发了反精英反权威的思潮,所以当注定要撕碎中日友谊的一代日本人与因无能而放任因放任而恐惧的一代中国人相遇,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是令人绝望的

同样,作为社会核心基础的青年一代,在中日关系的即将决裂上所起的作用是推波助澜的,必须承认的一点在于,随着金融海啸的席卷,不仅是日本,中国社会同样陷入了焦虑与挣扎之中,而这正是诞生好战分子,民族主义领袖的肥沃土壤,有心无意的社会氛围与恶意炒作的媒体将此推向高峰,随着网络社交的发展,这些群体开始壮大化,组织化,其最终结果就在于,在舆论与媒体的煽动下,这些民间人士获得了足够的话语权与行动力,使其得以具备绑架政治议题的能力,以此获取政治利益或者单纯的鼓吹战争与胜负论,这点随着近期的中日钓鱼岛纷争已经显露无疑

中日友谊必然会随着它的短暂绽放而枯萎,死亡吗?其实也并不能肯定,中日同时面临着文化衰落,经济不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才是促使其关系紧张的根源,在这之下隐含的,是历经数代打造的文化铁链,扎根之深,蕴力之厚,不论是狭促的民族主义还是利益至上的民族主义,目前都不具备斩断这种链接的实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 0 关注
  • 4 粉丝
  • 2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