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白衣而非卿相,桃之夭夭

卿许何人也,白衣绝绝?清而绝冷,妖而不艳,是为倾城绝色,十里桃花色,半点泪伶仃,此去经年,情难两全。捻亦尘香,素手繁华,不负蒹葭负桃花。

又是一笔春风如酒柳如烟,又是一笔墨染成殇碎流年。尤记得,你的一袭白衣碎尽芳华,抚指素琴,一弦弦抚尽心头,转瞬,回头,你已默然不在灯火阑珊处,几经相思,望断离愁。岁月激荡过的涟漪波澜不惊,你我尚未洗尽大雪铅华,便已韶华不复。独倚栏杆,遥望相思阙歌,笙箫声声叹,宁为倾城红颜醉,不为倾城红颜碎,何物解相思,欲语泪先流。锦瑟云妆,初见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再见时,白衣染墨,伶仃无依。卿本佳人,奈何经不起流年碾碎,尘香碎尽了彼此的风华,褪尽忧伤中的淡淡茗雅,韵一曲临安,舞一支霓裳,想你白衣风华浪淘沙。

舌尖上搁浅的曼妙,是想为你舞尽最后一曲倾国倾城?陌上烟雨的离殇九歌,是否还在低吟浅唱,诉说着我那浅浅柔柔的相思?岁月不经过千般沉淀,何来的那悠久厚重的醇香,感情不经过流年错落,何来的惊鸿一瞥时的一笑嫣然?凝眸处,红袖哀伤因谁起,凝指间,一支风华因谁醉?有人说:你我的羁绊敌不过似水的流年。也许,人世间总会有几个如我这般的痴人吧!如若少了这般痴缠,也就少了那叫苏倾城似的女子吧?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人生如斯,浮生如斯!多少往事欲说还休,婉转的笔墨写不下当时的辛酸无奈。秋风过,冬霜阵,千娇百媚,何处不想当年风光?看,是谁坐在菩提树下,细数着一圈一圈的流年落花?柔柔的相思,妖娆了谁的胭脂繁华?浊一壶清酒,行走于世间,看缘起缘灭,布衣青衫,三尺青锋随风逍遥。

还是那袭白衣,还是那片桃花,负了蒹葭也负了桃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 0 关注
  • 2 粉丝
  • 4 帖子